五行村爱情故事(十)

五行村爱情故事(十)按照顺序应该是十

联文终于轮到我啦,直接接到肉,你们也是逼着我割腿肉啊。善良可爱的我慈悲为怀附赠一大把白砂糖。不过糖大概过期了。么呵呵呵呵呵。
我、我要秉承“乡土”这一标签,将海鲜馄饨之间质(tu)朴(bie)纯(sha)洁(qi)的爱情发扬光大!
手机无法发前文链接,请搜“海鲜馄饨”tag。


敖烈见大明星腰际的白衬衣染上了他自己的血,仿佛姑娘落红一般。他嫌它碍事,便扯了去。
Chaos瞥见那落在水洼中的布料上一块显眼的红,艳艳的,仿佛姑娘嫁衣般喜庆。
当年那个春节,院子的爆竹屑是那家伙昨晚在大雪中放的,噼里啪啦好是闹人。没法子入睡的胡美丽透过玻璃窗,看到飞扬的雪里灿烂的火光和那傻里傻气的人咧嘴笑着。零点的钟声就那么响了起来,陪他守了岁的那人却没有进来,只在窗外张嘴说了什么,嘈杂中胡美丽没有听见,却认出了口型:等明早我再来,晚安。
所以当园子了那只黄毛土狗疯叫的时候,他知道他等到了。那人可能顾着春节习俗,终于换下了他那杀马特的皮夹克,穿了件红袄子,配上他的傻笑,晃眼极了。初一不扫院子,于是他踏着满地红屑直直向屋子走来,像是新郎官上门迎亲。
而屋里的小媳妇早已烧热了炕,换了身新袄子,那也是这货前几日送的,如今看来那制式那颜色分明是早有预谋。
俩人盘坐炕上,红了一屋,傻得登对。
“美丽。”那人开口,有些支吾。“我要去前线了。你……”
胡美丽有些恍惚,炕是不是太热了,热得他整个人烧得慌。
龙三见他低着头不说话,急了:“美丽你放心,俺回来就娶你过门!俺、俺们现在就登记!”
他急急忙忙下了炕,眼见桌上有剪窗花的红纸,便扯了张,挥笔写着什么,然后塞给了胡美丽。
“俺,俺要出发了,媳妇,等俺回来娶你过门!”龙三生怕胡美丽反悔,急急忙忙跑了出去,边跑回头只看见胡美丽呆呆地坐在哪里,没有看他。
胡美丽握着手里的纸,展开来,那狗爬般的字体张牙舞爪,一如内容霸道:敖烈、胡美丽在此节为夫妻,生生世世。中国人民共和国民zheng局。
连字都写错了。他笑,却有眼泪下来。
有这么求婚的吗,我都没答应。却缓缓的烙上唇印。
怎么就这么走了?我连炕都烧热了。
“傻小子。”
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那是谁呢?那俩穿红带绿的傻子是谁来着?
Chaos看着身上的人,梦里描画了千万遍的眉眼却是陌生,不是他。
他后悔了。他当年应该留下他,怎么也该留一晚。在他最后回头的时候对他笑笑,胡美丽对龙三总是一副嫌弃脸。
他想他了,Chaos想念胡美丽的龙三,那个傻里傻气死缠烂打的龙三。
Chaos看了看那张脸,突然笑了,宛如天光乍霁。
敖烈被那笑晃了眼,仿佛断井颓垣上开出的花,然后感觉到一双白皙的腿盘上了他的腰际。他看到大明星死死攀着他,不是饥渴,更像是末日前的抵死缠绵。
他却笑笑,更加卖力。

评论(3)
热度(11)

剑三念破秀太|秀爷中心|渣图|脑洞|填词|

© 一候东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